專訪薛明:感覺郎平很威嚴 希望花店在全國都有分店

發布時間:2018-06-08 10:21  來源:海口園林綠化

如果有一天,你在雍和宮附近偶遇一家花店,裏麵的老板娘有1米9左右,不要驚訝,她應該就是前中國女排國手薛明。退役兩年的薛明成功轉型,經營一家花店,同時還開了一家花房主...

如果有一天,你在雍和宮附近偶遇一家花店,裏麵的老板娘有1米9左右,不要驚訝,她應該就是前中國女排國手薛明。退役兩年的薛明成功轉型,經營一家花店,同時還開了一家花房主題的民宿。除此之外,薛明還收獲了甜蜜的愛情並且已經閃婚,如今事業愛情雙豐收的薛明靜靜地享受的退役後的點點滴滴。
    
     28歲的薛明是中國女排前副攻,身高1米93,獲評最美女排國手。2005年入選國家隊,隨隊獲得北京奧運會銅牌,2013年因傷病遺憾退役。退役後的薛明沒有像大多數運動員一樣,進入行政係統工作,而是選擇了冒險創業。感覺坐辦公室不適合我,想做一點開心的事情。不過當運動員時候留下的傷病,還是影響到了薛明現在的生活,彎腰、搬重物,薛明都無法承受。好在加快她退役步伐的心髒已經沒有什麽問題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雖然已經退役,也轉型經商,不過薛明並沒有真正離開女排。作為老北京女排的一員,薛明應朋友邀請,擔任北京女排比賽的解說嘉賓。在女排國家隊有比賽的時候,薛明也會關注球隊的表現。對於中國女排,薛明認為現在的中國女排打法更加國際化,相信女排的會越來越好,但也呼籲球迷多一些理解與包容。對於自己交集不多的郎平,薛明表示她給人一種很威嚴的感覺。對於北京女排,薛明認為已經度過了新主帥的陣痛期,再多給些時間,北京女排也會越來越好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花店的名字叫明天的明天,薛明說是取自明天的明天會更好。為什麽要開花店?我挺喜歡鮮花的,所以一直想自己開家店,退役以後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。加上我老公很支持我,就去學了兩個多月。花店所有的事,薛明都親力親為,不求能上市,隻求可以略有盈餘。薛明現在不僅開花店、開民宿,還會開花藝課。對於未來,薛明還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用永生花做項鏈,製作在車裏用的小花籃等等。薛明說,希望將來每一座城市都可以有一家明天的明天的花店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大學沒去,但我經常去。以前時間不多,現在自己就出去看看。比賽去過很多國家和城市,但沒怎麽玩過,現在利用這個時間好好玩一玩,休息休息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生活習慣,以前當運動員的時候都比較規律,早上幾點起、幾點訓練、吃飯都有規律,現在自己安排自己的時間。但還是好忙,好多事,比當運動員時候還忙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有一些,太重的東西已經搬不了了。腰間盤突出,包括手指。手指之前錯位,現在彎不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我覺得跟運動量有關係吧,再一個就是壓力比較大。運動員沒有時間去釋放,全都是在承受。我們沒有自己的生活,也沒有其他途徑去排放,你總在一個高壓的環境下,和你回到家是不一樣的。也許你什麽事都不用做,在那種環境下不由自主的就會緊張。跟這些有關係吧,運動員是沒有自己的生活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退役的時候隊裏留我了,希望我能在隊裏以老隊員的身份帶帶隊員,兼教練。我自己還是想做一點開心的事情,也不是說打排球不開心,因為以前一直是軍事化管理,沒有自己自由時間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也想過,不過感覺坐辦公室不適合我。運動員其實特別喜歡穩定,勞累了挺長時間,希望有個穩定的工作,像我這麽冒險的比較少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其實是忙的,沒有時間吃飯,今天就吃了一頓飯。偶爾會做一些運動,會去遊泳。身上的傷比較多,做不了太劇烈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我覺得現在的中國女排打法更國際化了,之前要求的是快速多變,比較單一,現在前後立體進攻這些都加到一起,比較偏國際化打法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我覺得不管中國女排在什麽階段,我都會全力支持。畢竟我曾在這個集體待過,也非常喜歡這個集體,在我看來,我覺得中國女排會越來越好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溝通其實還好,我相信教練、隊友之間都會有一些溝通的,就是希望廣大的球迷朋友,給她們一些鼓勵理解。因為每個運動員到比賽場上都是想去贏的,有時候發揮的不好,打得不好,希望大家給她們多一些的包容與理解吧,這是我當運動員時候的親身體會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北京女排其實在蔡斌當主教練以後,有一個小高峰。現在聯賽剛開始,輸了幾場球我覺得也是有客觀原因的,剛換了一位泰國的教練,磨合上還有一些問題,給她們多點時間會更好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做解說是朋友叫我去玩的,但是我開花店還是利用了我的一些排球資源,我不會靠打球了,但是會用自身的一些優勢。因為要是說與排球完全沒有關係也不太可能。因為我能做到今天,確實是因為之前取得的成績帶來的,如果我要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開花店,也不會這樣的。所以還是挺感謝女排那一段生活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有點,但還行,畢竟我也沒想著要做連鎖、做上市,賺多少多少錢。我想的是它能運營起來,不賠本、小有盈餘就行,夠生活就行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困難就是辦很多事情都不順利,很多事情你想象當中與你實際操作是不一樣的,這個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。但現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,我很享受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還會講課,花藝課。簡單的花藝,比如說母親節,就教小朋友做一束簡單的康乃馨送給媽媽,或者簡單的插花,自己在家裏。還可以教大家做做永生花,做完可以帶走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想到很多與花相關的周邊產品。比如說用永生花做成女生用的頭繩,發卡,包括小的裝飾品。包括一些壓花可以做成項鏈,幹花可以做成標本。還有我自己創意的,可以放在車裏,經常更換的小花籃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我的理想是開到全國的分店,因為我有很多外地的朋友。我的目標是一個城市最起碼開一家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自己喜歡顏色比較淡的,向馬蹄蓮,玫瑰。雖然玫瑰很普通,但你仔細看它真的很好看。能從花中看出性格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明:自己喜歡,拍照片完全是看心情,心情不好拍照片選角度都選不好。你要是拍得特別美,說明你當時的心情特別好,心情好的時候,怎麽拍怎麽好看。心情不好的時候,拍都不想拍。